中國廣播公司全球資訊網
習近平要稱帝?
2018/03/02 06:10 報導



字級大小:
習近平要稱帝?(葉柏毅報導)

  中共中央日前提議,打算取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國家主席與副主席「不得連任多於兩屆」的規定。由於這項做法,連瞎子都看得出來,明白是為習近平「永續執政」舖路,因此有不少媒體,就直接挑明了說「習近平要稱帝」。其實,以往我們就已經提出,目前的中國,仍然不算一個現代國家。國家的定義與構成,隨時代遞變;而當代中國,事實上與帝制時期並無太大差別。中共最高領導人,其實還是「穿西裝的古人」。先前我們如此說時,還有大陸網友批評我們昧於事實;但如今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合成了習近平皇袍加身的照片,也算證實了我們先前的評估。
  事實上,目前的中國領導層,或說中國的政治結構,仍是沿襲數千年來的帝制思想,這跟科舉考試一樣,已經深植入中國社會文化血肉當中。外來的民主制度,並非從本土生根,也並非人們所急需。因此,中國在表面上標舉德先生賽先生,只是一時趕流行;精神上,仍必須掛羊頭賣狗肉,因為民主本來就不存在於華人社會當中,說一套做一套,亦良有以也。
  消息曝光之後,不少方家紛紛分析相關改變的利弊;然而,若不從更進一步的社會文化內涵來審視,恐怕無法釐清習近平為什麼敢進行如此明目張膽的改變。首先,我們來看,如何才能稱為一個現代國家。這裡所謂的「現代國家」,並無褒貶之意,前面已經說過,國家的定義,是會隨著時代的不同而遞變的。現代國家的主要特色有三:一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相互制衡,沒有任何一權得以獨大。二是以數字管理,國家經濟財務狀況透明。三則是憲法與制度高於一切,沒有任何人得以凌駕其上。先前之所以說「當代中國,並非現代國家」,正在於中共治下的中國,完全不符合這三個現代國家的要點。如我們先前一再強調的,沒有任何一種國家形態,可放諸四海而通用;重要的是:它能不能基於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之需要,而實際發展出來。如果只是照抄外國制度,勢必格格不入水土不服。除非,在社會文化與人民共識上,進行激烈地動盪與改變,將舊觀念連根拔起,一個國家或社會,才稱得上脫胎換骨,而這就是革命。由先前分析可知,當前的中國,儘管有革命之命,卻無革命之實。多數人民本身,並沒有「自己來改變社會」的自覺,卻還是盼望一個英雄來拯救自己,而這就是培育強人政治、極權社會的最佳土壤。其實,中共從毛澤東掌政之後,就是如此了,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年中共,要大舉為毛澤東造神,以及為什麼毛澤東可以為所欲為的緣故。時隔數十年後,習近平又想再來一次,以使他集權得逞,這就顯示,中國社會根本沒有出現過真正的革命。有人拿這次中國國家主席取消任期制,與袁世凱當年稱帝相比,其實差得遠了;袁世凱那個時候,還有重重阻力,並且袁世凱還知恥地取消帝制,現在的中國,可說越走越回去了。
  此外,習近平這樣做,亦早已有跡可循。首先,中共堅持以黨領政,因此黨職是高於政府職務,毋需贅言。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之前,拔除了預定接班的孫政才,並且在十九大時,也沒有明訂接班人選,這就為他之後可能打算做第三任中共總書記,埋下了伏筆。這次修憲提案,只是政策配合黨意。現在的中國,儘管步向強人集權,但已非改革開放之前的鎖國。中國領導人,未來勢必要更頻繁地與國際接觸。在外需要門面,因此黨總書記必須身兼國家主席,國際參與的時候才有一個拿得出來的政治頭銜。其次,現在看習近平掌權五年多來一連串做法,包括整倒薄熙來、持續打貪反腐措施,乃至全中國學習習思想等等,現在看來,果然只是鬥倒政敵、剷除異己,鞏固自身派系的手段而已。在第一個五年的整肅告一段落之後,第二階段派出自己的「籌安會」,拱他出來當萬年總書記或是國家主席,也並不令人意外。第三則是這次中共十九大,罕見地出現了文膽入常,也就是長期主管思想工作的王滬寧,當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這個佈局現在看來,豁然開朗。王滬寧本來就一向主張中國需要強人政治;再加上他長期鑽研理論,並且願意為習近平所用,這就代表習近平一上台,就系列性地逐步抓牢黨、政、軍體系,並且大行思想洗腦。這麼綿密的佈局,若說不想讓自己長久執政,才是奇怪。反過來說,習近平不斷稱稱要打造的中國夢,只是一個幌子,藉此讓自己上位登基,才是真實。
  因此,綜而言之,習近平所謂的「中國夢」,其實是他要大權獨攬,然後他認為靠他一己之力,足以讓中國壯大到成為如當年漢唐時期的一方之霸。然而,就算真的讓習近平做到了,又如何呢?這其中至少有兩個隱憂:一是中共所謂的集體領導,其實說白了就是派系分贓。習近平長期掌權,肥了自己人,其他的派系可能會不伺機而動嗎?這就埋下了動亂的遠因。習近平一旦下台,或是過世,中共各派系為了奪權,勢必將出現更加腥風血雨的內鬥。另外一方面,中共領導人既然熟讀中國歷史,我們就從中國歷史來看。今天你想再造漢唐盛世,但不管再怎麼做,也沒有永遠的漢唐。任何事物,盛極而衰是一定的道理。漢朝末年的亂局,就算不看正史,光看三國演義的開頭,也足以瞭解當時何等不堪;而唐朝自安史之亂以後,一蹶不振,到最後四分五裂,被大軍閥朱全忠所滅,倒也符合毛澤東「槍桿子出政權」的道理。但如此一來,則中國未來內部動亂,也是可以預知的,只是時間早晚而已。那麼,做一時的中國夢,又能如何?從現代國家的發展路向可知,如果期盼可長可久,不應靠某個個人,而是應該建立一個足以博採眾議、又能維持彈性,與時俱進的制度。古往今來多少強人,潮起潮落俱往矣;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任何打著富國強兵口號的政治人物,說白了,都只是想要一逞個人私慾罷了,政客可是沒那麼清高的。
分享:
點閱:2,588次
時間:07:00~08:00/節目:運動新主張
收聽頻率
AM648
台北、桃園
AM882
新竹
AM1413
苗栗、埔里
AM720
台中、彰化、南投
AM1350
嘉義、雲林
AM1296
台南
AM864
高雄、屏東
AM630
宜蘭
AM819
台東
AM855
花蓮
AM1116
玉里
本網站內容屬於中國廣播公司全球資訊網所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375號 廣告業務聯絡 客服信箱 關於中廣
TEL:886-2-25019688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of China No.375, Song Jiang Rd., Taipei, Taiwan, R.O.C.
Design by NEWMEDIAMAX